[SNC] 新卡佩纳意境盘点
5月14日
点火96 回复22
万智牌
万智牌:竞技场
本文为作者原创内容,未经作者本人和营地同意不得转载

新卡佩纳已经上市一段时间,不知道大家是否玩得尽兴。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将和您一起搜查喧嚣黑街的每个角落,看看这次的牌张中都包含了哪些惊喜。

 

家族名称——到底什么含义?

新卡佩纳五大家族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秘闻帮(白蓝黑)、绝艺盟(蓝黑红)、勤工联(黑红绿)、乐舞会(红绿白)以及扶济社(绿白蓝)。这些中文译名已经直观地体现了每个家族擅长的领域,但它们的原名到底是什么含义呢?

秘闻帮——Obscura

Obscura在拉丁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中都是存在的词汇,和英语中的obscure含义上没有太大不同,都是指“昏暗不清、晦涩难懂”。它结尾的-a表示本词是个阴性,可能是为了搭配“家族”这个词汇(它在上述语言中都是阴性)。秘闻帮的正是一个活动于阴影之中,存在鲜为人知的帮派组织。秘闻帮的成员们通过自己的魔法才能获取大量情报信息,并将它转化为实际战力,做到了字面意义上的“知识就是力量”。

虽然官方介绍中没有(也不太可能)明示,但秘闻帮很容易联想到人类史上最著名的阴谋论团体——共济会。它的存在迎合了阴谋论爱好者们的所有幻想——位处社会金字塔顶端的人不满足于公开的权力,因此结成社团,透过普罗大众无法触及的领域操控整个世界。各类流行文化作品都会请来共济会(或者有时候也会用圣殿骑士团作为它的另外一个登陆IP)充当幕后黑手,包括但不限于《惊天魔盗团》、《国家宝藏》、《刺客信条》等等...

新卡佩纳中,全视仲裁者似乎也在暗指共济会。卡牌上虽然没有明示它所属于某一个家族(这一个单色秘稀循环都不属于任何家族),但它的颜色是秘闻帮的主色,异能也在呼应秘闻帮的机制——筹谋。全视仲裁者的英文牌名All-seeing Arbiter不禁让人联想到共济会的代表符号——全视之眼(All-seeing Eye)。卡牌插画中,圣者的双瞳射出两道光芒,也在画面中央形成了与全视之眼相似的三角形。

 美元上的全视之眼图案

绝艺盟——Maestros

Maestros这个词大家可能不会感到陌生,著名的跨国借记卡万事顺卡就叫Maestro。这个词从意大利语中来,本义是老师、主人、大师,本质上和英语中的master没什么两样(就好比万事顺Maestro卡就是万事达Master卡旗下的跨国业务)。因此,绝艺盟的成员们一定认为自己才是新卡佩纳真正的主人,他们通过凶杀、恐怖和金钱统治民众,笔者认为是五个家族中意境上最像美国黑帮的一个(不过官方介绍中,反而在乐舞会的部分提到了电影《教父》,当然,《教父》中的柯里昂家族作为主角,也是相对比较体面的那一个了)。

甚至万事顺卡的标志也有红蓝两个颜色!

 绝艺盟家族富得流油,从尚夺尔勋爵到艾弗琳,有名有姓的人物都在收集艺术品(不知道这是不是官方在暗指“手里有银行卡就是要刷刷刷”)。

 

勤工联——Riveteers

Rivet是铆钉,Riveteers自然指的是使用铆钉的人,因此指代新卡佩纳的工人阶级。在设计上,勤工联是以红色为主色,缺乏计划性,但破坏性惊人的团体,他们通晓建筑工艺,也擅长将楼房连根拔起。

非要说勤工联也是犯罪团伙,可能会伤害到不少人的感情——踏实肯干的土木专业学生或许只是想讨回自己的辛苦钱,诉诸暴力也仅仅是让资本家快速屈服的手段之一。所以每次起动急袭异能的时候,都请默念:谢谢你,因为有你,多掏一块地。

 

乐舞会——Cabaretti

Cabaretti这个词并不存在,不过它显然是在法语Cabaret上面添加了类似意大利语名词复数的词尾(同时双写t)-i。法语Cabaret来自于拉丁语的camera,房间,加上了缩小词缀-et,所以就是“小屋子”的意思。法语中,cabaret特指餐厅夜店等娱乐场所,乐舞会便是一个擅长经营这些场所的纸醉金迷大家庭。

 

扶济社——Brokers

Broker和broke还有break都没什么关系,这个词在盎格鲁-诺曼语中是“小商贩”的意思(写作brocour),现在英语中泛指调解人。

新卡佩纳的扶济社看起来是一个特别热爱写报表、签合同的团伙。很多扶济社插画中都出现合约的意象——确实,让你签下卖身契,也算是给你和资本家之间作个调解。

 

牌张风味——黑帮在哪里?

军师

尚夺尔勋爵正在听取安海洛的“建议”。现实中的美国黑帮拥有如下的等级制度,没有非常繁杂,但可以保证事务有效运行:

周所周知,帮派头目的头衔是Don,这个词与《唐璜》(Don Juan)、《堂吉诃德》(Don Quijote)中的Don是同一词,是“大人”、“先生”的意思,用来称呼地位尊贵的人。Don的来源是拉丁语dominus,主人。

每一个帮派都有军师(Consigliere,意大利语,“参谋”),比如智多星吴用,比如柯里昂家族的汤姆。安海洛(Anhelo的名字也很有趣,是“天使”的意思,艾维欣听了能气死。)理论上应该是绝艺盟军师,不过他个人也有很强实战能力(“让人感动到死”)。

 

无法拒绝的条件

这个梗来自《教父》知名度可以和上个系列中的“你已经死了”不相上下。在电影中,教父摆平事务的办法就是给对方开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这条件可以是一大笔钱,如果你不缺钱,那就是用枪口怼着你的太阳穴。《教父》电影中,最初的一个小麻烦来自一个富有但渴望找茬的电影导演。教父安排手下半夜鎏金溜进他家,杀了他的宝贝赛马,还在他睡觉时把马头塞进了他被窝里。第二天导演就打电话认怂了。

 

下水道鳄鱼

下水道鳄鱼是非常注明的都市传说之一,它的来源确是真实事件。最早的下水道鳄鱼可以追溯到1935年,一群纽约年轻人在下水道捕到一条鳄鱼。后来在全世界都有过类似的故事,2003年在香港还发现过一只湾鳄,后来被安置在湿地公园,还起了个名字叫“贝贝”。

下水道鳄鱼的原理非常简单,下水道潮湿阴冷的环境让鳄鱼能够生长,鳄鱼的生存能力也相对比较强。后来这个故事就演变成了家长为了不让孩子在马桶上蹲太久而使用的恐吓话术——赶紧拉完,鳄鱼要咬你屁股了!

 

与鱼共眠

意思就是他死了,为了毁尸灭迹,沉在海里了。与鱼共眠在电影《教父》中还有一个更隐晦的表达——在塔塔利亚家族除掉柯里昂家族的第一打手卢卡·布拉西之后,他们用他的西服裹了一条鱼寄给了柯里昂家族,也是他已经死了的意思。

 

 

指虎

本系列的标志便是一个带有天使翅膀装饰的指虎。指虎作为徒手(这还算徒手吗?)作战强化装备,意在减少拳击的接触面积,造成更大伤害,有可能打断骨头——打花你的脸更不在话下,详情请见:相好

12世纪印度文献中就提到过类似指虎的武器,名为Vajra-mushti,“钻石拳头”。这种装备在美国南北战争、一战中非常流行。因为隐蔽性好、伤害性大但致死性一般等优点,世界各地黑帮也对指虎情有独钟。大多数国家都已经把这玩意列在了非法物品里,有一些国家允许收藏性购买。不过在巴西,它仍然是合法的。

 

手脚不净

这是一个Jojo黄金之风梗,如果你懂了那么你懂了,如果你没懂那么就没懂。

Sticky Fingers是一个澳洲乐队,Jojo中使用了大量音乐梗,因此布加拉提的替身叫这个名字很正常。说某人有sticky fingers指的是他小偷小摸,爱顺人东西,所以打中了可以造珍宝。至于阿芒凯这个第六感是不是照布加拉提画的,我不知道。

 

勒颈

勒颈强啊,这个看似普通的牌名后面有什么故事呢?这里要分享另一个《教父》电影轶事。剧情中,教父安排自己的王牌打手卢卡·布拉西(Luca Brasi)到塔塔利亚家族卧底,使的是“他对我不够好,我要择木而栖”那种惯用伎俩,对方马上看穿,但没有说破,而是将计就计让卢卡上套。塔塔利亚家族假装和卢卡谈条件,准备吸纳战神入伙,实际上早就准备杀他。趁卢卡不留意,几个人合力勒死了他。

这一幕演的格外真实,原因是这是真勒。卢卡的扮演者兰尼·蒙大拿曾是职业摔跤手,之后真的在黑帮家族担任打手。《教父》电影之所以成功,就是邀请了一大批“从业者”进行现场指导,兰尼就是其中之一。他跟导演交代,勒,来真的,不真勒演不出要死的劲,我不行了会告诉你们。就这样cut了几次之后,兰尼挨了好几个打3,最后才拍出电影中的镜头。

 

摩天大楼工人

 《摩天大楼顶的午餐》

你一定不会对这张照片感到陌生。这张照片拍摄于1932年,因为那年没有ps,连电脑都没有,所以肯定是真的。

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大约260米高,是曼哈顿RCA大楼的第69层。这张照片被评为“在大萧条时期激励了美国人”,不过这些工人基本都是外国移民。

这是另一张,名气略低,但是看着更令人心惊肉跳——勤工联战士们全被横置,下回合对手的进攻如何阻挡?

这是BRC大楼全貌,我数了数69层大概是在红箭头的地方,实在是有点眼花,大家闲得无聊可以再数数。

 

打字机哒哒哒

芝加哥打字机不会迟到!原名汤姆逊冲锋枪,是20世纪初美国犯罪团伙最爱的武器之一:

 

它本来是为一战设计的,设计完战争就结束了。黑帮用上这款武器后,在1933年FBI也购入了汤姆逊冲锋枪。后来二战中美军英军也还是用上了这种武器。在抗日战争时期,芝加哥打字机也作为军事援助来到了国民党军队手中。你猜最后它被谁取代了?

 

潘洛斯阶梯,现在能产珍宝

潘洛斯阶梯最早由瑞典艺术家奥斯卡·列特斯瓦尔德创作,不过后来被学者彭罗斯父子提出并流传开来,因而得名。

它描绘的是二维空间中一直上升的阶梯,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实现。

 

万智牌中的毕加索风格

扶济社霸权黄金时代版本的插画确实很有毕加索风味,但配色看起来并不像。异画版本对人物形象的抽象重构也没有毕加索经典画作中的那么激进。Shawn Pagels提供的插画中,五个人物都做了扁平化处理,然后使用了大量弧线。毕加索来画这张插画的话,可能会使用更多折线、锐角。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

这张扶济社霸权异画初看确实很怪,但现在已经荣升为作者本系列最爱插画。毕竟万智牌本身也没有特别固定的艺术风格,只要是好看的插画,我都可以!

 

以上就是本篇文章的全部内容了,你还在新卡佩纳的牌张里注意到了什么令人惊喜的彩蛋?千万不要吝啬,赶快分享出来吧!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22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